1900,开始时生命就被绑定在航线上

习惯了一个人看海
习惯了一个人独奏

喜欢用音乐去表达人的一举一动
喜欢用琴键去世界旅行

每次航行
许多人在他的音符上跳跃欢呼
可当有人喊出第一句'America'的时候
他们又全部去甲板上呐喊
只剩他自己孤独地呆坐在椅子上抚摸钢琴

他也终究是一个凡人
遇到一见钟情的女孩会即兴出最动听的音乐
却难以在分别是表达出自己的内心
唯有一句'Lucky'可以说出口

一条舷梯
连接着海上和陆地
对他来说
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

他执着地坚持着自己的精神家园
始终和音乐为伴
为此
他可以放弃自己的挚爱
甚至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

当船爆炸的时候
他带着音乐去了天国
开始了自己的另一段不一样的故事